大脑咋导航?以色列科学家用蝙蝠在自设隧道找答案国际

2018-07-13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热点资讯
原标题:大脑如何导航?以色列科学家用蝙蝠在自己设计的隧道里找答案在以色列西岸城市雷霍沃特,一名神经科学家正窥视着自己设计的一条200米长的隧道。在炎热的

  原标题:大脑如何导航?以色列科学家用蝙蝠在自己设计的隧道里找答案

  在以色列西岸城市雷霍沃特,一名神经科学家正窥视着自己设计的一条200米长的隧道。在炎热的天气里,蛇形结构隧道的织物面板闪烁着微光,而昏暗的隧道里面,一个研究对象正在导航。最终,在黑暗中窜出一只蝙蝠,它来个了后空翻,然后倒挂在隧道的入口处。

Nachum Ulanovsky和他的“好朋友”蝙蝠。

Nachum Ulanovsky和他的“好朋友”蝙蝠。

  研究负责人、“以色列科技研发大脑”魏茨曼科学研究所的科学家Nachum Ulanovsky,深情地看着这只蝙蝠,他的研究生还为这只蝙蝠提供了一根香蕉。这是一份奖励,这只蝙蝠刚刚为他们的最新研究——大脑如何导航,提供了宝贵数据。

  7月11日,《自然》(Nature)官网报道了Nachum的大脑导航研究故事,这其中包括其自主设计隧道、传感器,更透露出这位科学家和他的研究对象蝙蝠之间的“深厚感情”。

  在Nachum之前,绝大多数探索大脑导航的实验都是在实验室内进行,使用的是大鼠和小鼠。Nachum打破了惯例,他在魏茨曼科学研究所一块废弃的地块上建造了这个飞行隧道,这也是他计划中的第一个场所。他想知道哺乳动物的大脑在一个更贴近自然的环境中是如何导航的,尤其是,大脑是如何处理三维的。

  值得一提的是,大脑导航也是一个热门研究领域。20世纪70年代,神经科学家们就着迷于大脑如何对其空间环境记忆。1971年,伦敦大学学院的John O’Keefe率先在小鼠体内发现,当小鼠经过特定的位置时,其海马内的一部分细胞处于激活状态;经过其他位置时,另一部分脑细胞开始活跃。由此,人们意识到小鼠脑中不同的位置细胞对应着其活动区域中不同的位置,从而创造出了认知地图。他称它们为“位置细胞”(place cell)。

  30年之后,挪威Kavli神经科学研究所的Edvard Moser和May-Britt Moser夫妇,在海马体附近的内嗅皮层中发现了另一种与导航有关的细胞,即网格细胞(grid cell)。小鼠通过网格细胞在大脑中形成了坐标系,就像一个微小的全球定位系统(GPS)一样,使精确定位和路径导航成为了可能。

  上述三人最终分享了2014年的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获奖理由即“发现构成大脑定位系统的细胞”。

  服兵役时习得硬件研发技能

  1973年,Nachum的家人从莫斯科移民到以色列,最终在雷霍沃特定居,当时他只有四个月大。在孩提时代,Nachum就在魏茨曼的亚热带花园中玩耍,参加为当地的儿童和年轻人举办的科学活动。

  在以色列,一旦年满18岁、身体健康,就会强制服兵役。但是,当Nachum16岁从高中毕业时,他并不想中断学习,所以他在特拉维夫大学读了一门为期三年的物理课程。尽管这意味着他要晚些时候才开始服兵役,并且服役时间将更长。

  不过,随后的服役也为Nachum的科学研究提供了宝贵价值。除了接受一般的军事训练外,Nachum因为自己的物理背景进入了军事研发部门。在长达5年多的时间里,他学会了一些技术技能,比如设计高科技仪器和编程,这些技术后来用在了他为蝙蝠亲自设计隧道和传感器。军队还允许他请假去参加他当时非常有兴趣的生物学课程。

  Nachum离开军队之后一心想成为一名神经学家,并在耶路撒冷的希伯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当时研究猫的大脑如何处理听觉信号。

  他发现听觉神经元都有自己的记忆方式,随后阅读了大量记忆相关的文献,通过文献他聚焦到了导航领域。动物必须记住它们曾经去过的地方,记忆和导航处理发生在大脑的同一个区域也不是偶然。

  导航领域的研究此前主要集中在地面活动的大鼠和小鼠身上,它们的导航经验相对容易测量,因为它们总是被放置在实验室的小盒子里到处跑。但是,不同的动物在游泳、爬树或飞行时如何分别感知世界,这一点并没有被深入研究。

  对于大脑科学家来说,研究在高度简化实验室中会受到限制,Nachum则是“自然神经科学”的先驱。Nachum决定,要更全面地研究大脑复杂的导航代码,他需要一种哺乳动物,这种哺乳动物的路线寻找经验主要是三维的。最终他瞄准了唯一的飞行哺乳动物:蝙蝠。

  他随后加入了马里兰大学帕克分校的蝙蝠实验室,了解更多关于蝙蝠的信息。2007年,Nachum在魏茨曼科学研究所拥有了自己的蝙蝠实验室和终身职位。

  合适的蝙蝠

  对于Nachum来说,蝙蝠的优点不仅仅是理解三维地图。

  他想和野生动物一起工作,以建立一个更好的自然行为的全貌。他开始思考,高度控制的实验室内的实验,虽然对理解神经元的一些基本特性至关重要,但需要在现实中进行核查。他说,“动物在野外的时候,这些细胞如何协同工作来绘制环境,我们对这些知之甚少。”

  他推断,野外捕获的蝙蝠,在不那么受约束的环境中飞行,将是理想的实验对象。此外,Nachum还坚信,用实验室的啮齿动物以外的东西来研究导航系统,将有助于识别不同物种之间的行为。

  Edvard Moser也赞成这一点,在不同物种中研究同样的技能是很重要的。“知道解决同样问题的不同方法,将有助于我们从总体上了解大脑,包括人类大脑是如何工作的。”

  在Nachum可以把他的想法付诸行动之前,他必须找到合适的蝙蝠,看看它是如何探索自然环境的。其中最具挑战性的是,设计能从蝙蝠和它的大脑中收集数据的仪器。

  此前在大鼠大脑的数据通常是靠植入电极获得,随后传输到电脑上。“很明显,这在飞行的蝙蝠中是行不通的。”Nachum说。他着手设计无线GPS和电生理学设备,这些设备的体积必须小到足以让蝙蝠携带。他说,这是一个技术挑战,如果没有他在仪表和软件方面的军事训练,他可能不会成功。

  他的GPS记录器是一个5平方厘米的装置,重量仅8克。他的神经记录器也仅7克重,有16个细长的电极,每个都比人的头发还细。它足够灵敏,可以同时记录多个神经元放电,而且它可以储存几个小时的数据。

神经记录器

神经记录器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