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马政法委书记:礼金就像臭豆腐 闻着臭吃起来香国内

2018-07-14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热点资讯
原标题:从吃草根树皮到喝拉菲寒门出身难成他们的贪腐遮羞布来源:法制晚报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王奇)近日,《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了浙江省宁波市人大常委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王奇)近日,《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了浙江省宁波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市总工会原主席苏利冕从幼年啃草根树皮到后来独对拉菲钟情,直至最后落马的人生历程。在近年公布的反腐成绩单中,不乏草根出身、吃过苦的官员。他们本该成为凭借个人努力,实现命运完美逆袭的范本,却在取得小小功名后,忘记了修德养性,成为了“寒门巨贪论”的注脚。

  从吃草根树皮甚至饿晕到“拉菲苏”的蜕变

落马政法委书记:礼金就像臭豆腐 闻着臭吃起来香

  今年4月19日,浙江省舟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苏利冕涉嫌受贿案。

  2017年10月30日,经浙江省委批准,浙江省纪委监委决定对苏利冕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经查,1994年至2017年间,苏利冕利用担任慈溪市副市长兼慈溪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余姚市市长、市委书记,宁波市政府秘书长、副市长、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单位和人员在企业经营、项目投资、银行贷款等事项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折合人民币900余万元。

  “拉菲苏”,是当地干部群众给苏利冕起的绰号。因他穿衣讲名牌、吃喝讲排场,尤其对拉菲红酒情有独钟,不仅家中藏酒数百瓶,更自称“一口就能尝出年份”。

  然而,如果时光倒退半个世纪,如今的生活是苏利冕幼年想都不敢想的。他回忆道:“我出生在困难时期,吃过草根树皮,记得小时候,有一次还饿晕过。”

  直到19岁,苏利冕才穿上了人生第一件毛衣。“那是我19岁时,我娘去世留下的旧毛衣,姐姐拆线后重新编的。” 而他的第一件新毛衣,是他妻子在两人结婚前为他织的。

  苏利冕很拼,他从供销分社百货部组长一路走上处级领导岗位。职务提升了,但思想认识却不进反退。

  1998年至2015年间,苏利冕先后16次收受某公司老板所送港币共计43万元;2005年至2016年,每逢春节苏利冕就会收受某老板送来的商场购物卡,先后12次共计价值32万元;此外,苏利冕还笑纳了多件价值不菲的古董。作为回报,苏利冕自然也甘于效劳,为“朋友”们的项目打招呼、违规协调有关事项。

  2018年6月27日,舟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苏利冕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扣押在案的赃款和部分赃物折价款共计人民币677.2014万元及名牌手表5块,字画古董等物件4件(幅),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从逃荒、拾破烂的童年到落马贪官

  出身寒门,本该成为个人向上的动力,一些人却在功成名就后迅速腐化,让其“励志明星”的形象在一方乡亲的心目中迅速坍塌。

  不满6岁就随父母逃荒;10岁时靠捡拾破烂卖的钱买书本上了学;19岁成为村里第一个大学生;31岁任乡长,35岁任副县长,42岁任区长。。。。。。时任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区长的丁卫东曾在工作后的25年里,经历了8个单位,“三年一进步,两年一提升”,仕途可谓一帆风顺。

落马政法委书记:礼金就像臭豆腐 闻着臭吃起来香

  他“鲤鱼跃龙门”般的成长经历,一度成为当地无数贫寒青少年的“榜样”。然而,随着个人的成长和职务的不断提升,丁卫东也在一次次权钱交易、利益输送中迷失了方向,走上任性用权的歧途。

  2015年10月,49岁的丁卫东沦为阶下囚,他被控自2008年至2014年期间,先后18次收受7个单位或个人财物,价值共计176.805万元。

  湖南株洲市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谢清纯幼时同样家境贫寒,自己又患有小儿麻痹症,左手残疾。但他勤奋好学,又天资聪颖,考大学时是县里的文科状元。

  一个偶然的机会,谢清纯被介绍进县委组织部当干事。他非常珍惜这个机会,每天总是第一个到单位,把整层楼的卫生都打扫了,晚上11点之前从没有离开过。踏实肯干,让他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

  然而,事情的变质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初次收到红包时,谢清纯自称“折腾了半宿”,收下担心以后会出事,退了又不甘。思来想去,他还是挡不住诱惑,收下了这笔钱。“我总认为红包礼金这个东西就像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香,是个小节问题。”

落马政法委书记:礼金就像臭豆腐 闻着臭吃起来香

  后经法院查明,2006年至2015年期间,谢清纯先后收受共计现金人民币866.5万元,港币10万元,美元3.6万元,欧元5000元。

  2017年2月20日,谢清纯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200万元。

  从清贫的乡村教师到洗碗都用矿泉水

落马政法委书记:礼金就像臭豆腐 闻着臭吃起来香

  为了掩盖寒门家境与当下极不相称的奢华生活,不少官员也力图给自己的不明资产编造出貌似合情的理由。然而,真相被揭穿后,如此“戏精”,不过成为历史舞台上的跳梁小丑。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今年1月报道,落马前的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张晓江生活奢侈,平时喝酒只喝茅台,抽烟只抽中华,衣服非名牌不穿,相机非高档不玩,连家里洗锅洗碗都全部用矿泉水,还违规占用4辆公车。

  被调查时,办案人员发现张晓江在国外留学的女儿名下有10余套房产。问及这些房产的来源,张晓江编造身世,大言不惭地说:“她爷爷留给我和她的呀。我父亲早年经营船舶货运公司,是当地有名的‘船王’,后来给我们留下大量财富……”审查人员问:“既然你父亲留下那么多遗产,为什么你的哥哥姐姐没有分到?”“皇帝爱长子,百姓疼幺儿。我是家里的老幺,我父亲临终的时候只告诉我一个人藏钱的地方。”

  但事实上,张晓江出身贫寒,曾经是清贫的乡村代课教师。在乡邻眼中,他是那个一粒米饭掉在桌子上也要捡起来吃掉的少年。

  2017年9月25日,张晓江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忏悔书中 他们喜欢以 “我是农民的儿子”开头

  在位时,他们人前显耀,利用手中权力换取不义之财,忘记了自己为官一任需造福一方的使命,也忘记了家中依然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老乡亲。落马后,他们却喜欢在忏悔书上写下“我是农民的儿子”……

  “我是农民的儿子,出生在粤东北的一个小山村里,从小渴望走出大山。”广东省财政厅原副厅长危金峰的忏悔书这样开篇。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