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贸易战“至暗时刻”美国来了个经贸代表团国内

2018-07-14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热点资讯
原标题:[解局]贸易战的“至暗时刻”,美国来了一个经贸代表团文/雪山小狐

  原标题:[解局]贸易战的“至暗时刻”,美国来了一个经贸代表团

 芝加哥市长伊曼纽尔

芝加哥市长伊曼纽尔

  “我们反对对抗,我不想成为特朗普与中国对抗的牺牲品,我不想成为一个棋子……”——你可能很难想象,这句“求生欲满满”的话出自芝加哥市长之口。

  7月11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表声明,公布了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征收关税的建议产品清单;同日,芝加哥市代表团访华,“中国城市与美国芝加哥市投资合作论坛”在北京举行。

  双方不仅签订了下一个“五年合作计划”,确保相关投资不会被叫停,芝加哥市长伊曼纽尔还公开表态,希望加强与中国的经贸合作,并说出了文首那句话。

  缘由

  为什么芝加哥一行的来访值得重视?

  首先,虽然只是一个城市,但芝加哥咖位也非常大了。今年5月,Finances Online做了个世界最富城市排名,芝加哥名列第八;不仅如此,在美国大都市的GDP排行榜上,芝加哥也常年名列第三。

  再来回顾下地理知识。芝加哥,坐落于美国中西部,属伊利诺伊州,东临密歇根湖,总人口超过900万,是美国仅次于纽约和洛杉矶的第三大都会区。地理位置决定了“市”生轨迹——早在美国东海岸还没有发展起来的时候,芝加哥就相当于美国的中心城市,而现在,它依旧是美国发展非常全面的中西部重镇。

  教育上,西北大学、芝加哥大学、伊利诺伊理工学院……都是世界一流的大学;交通上,由于地处北美大陆的中心地带,它也是美国最重要的铁路和航空枢纽,其所辖奥黑尔国际机场是美国第二繁忙的机场;金融方面,芝加哥是美国主要的金融、期货和商品交易中心之一,芝加哥交易所集团则是全球最大的衍生品交易所。

  可见,芝加哥和伊州从诞生之始,就已经天然地带有诸多国际贸易的基因。

  以2014年为例,伊利诺伊州贸易额达到2079亿美元,其中出口额682亿美元、进口额1397亿美元,进出口分别占到了贸易总额的67%和33% ,比例相当高了。

  因此,当地政府对外资的保护也相当重视。

  上个月,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会长王辉耀刚刚作为唯一的中国智库代表,参加芝加哥全球城市论坛。这个论坛是什么规模呢?伦敦市长、华沙市长、欧盟官员、美国前财长保尔森之类的人物悉数出席。其宗旨,无疑也是探讨城市治理事宜,促进城市之间的合作交流。

  其实,不仅是芝加哥。王辉耀印象很深刻,去年他曾经参加过福耀玻璃在美俄亥俄州工厂的开幕仪式,当地的州部长、参议院议员同样出席站台。

 芝加哥市区GDP(单位:十亿美元)

芝加哥市区GDP(单位:十亿美元)

  互动

  这样一来,芝加哥在中美贸易战的当下“挺身而出”,就不奇怪了。

  数据显示,伊州对华出口在美国各州对华出口中常年排名前列,自华进口更排到前三名。早在2013年,芝加哥市便与中国八座城市签署贸易投资合作备忘录,以期促进双方贸易健康发展。伊曼纽尔市长的账算得不含糊:“五年来,芝加哥和中国的贸易额增加了100%。

  的确,放眼望去,伊州的优势产业,以及波音、卡特彼勒、麦当劳、迪尔农机、卡夫食品、雅培等大型跨国公司,哪个不极大依赖于中国的市场?

  波音的41000架新飞机,有超过7000架卖往中国;2017年年底,雅培全球执行副总裁Brian Blaser专程来到上海,为其全球首个一体化客户体验中心揭幕,并公开宣称“中国市场已经是雅培诊断的第二大市场”;2016年,中国中车旗下公司中标芝加哥846辆、金额总计13亿美元……

  再说中企业在伊投资——中国有50多家(独资或合资)公司在伊州,包括中国银行芝加哥分行、海南航空芝加哥分站、中国货运航空公司芝加哥分公司、金风美国中有限责任公司、中粮集团、福耀玻璃、万向集团等。其中,万向在全美兼、合并和收购了28家当地公司,创造了上万个就业机会;联想于2014年收购摩托罗拉,为其3500名员工提供了新的就业机会。

  那么,让我们把目光移回当下,如果这些都将因为中美贸易战而付之一炬,芝加哥乃至伊州将作何感想?

侠客岛:贸易战“至暗时刻”美国来了个经贸代表团

  机会

  当然,中国不会那样做。

  “那些斗争到底的国家会再次雄起,那些乖乖投降的国家会最终灭亡。”中美贸易战的“至暗时刻”,《至暗时刻》中丘吉尔的这句经典台词听起来格外振奋。

  不过,越是在这种刀已经架在脖子上、讲道理早已不管用的时刻,我们的战斗越是应该讲究策略——“朋友”很珍贵。

  哪些朋友?

  那些坚信自由贸易体系的国家、组织,那些不堪其扰的欧洲国家们,当然,还有上述因贸易战损失惨重的芝加哥,以及分布在美国大地上众多的芝加哥们。

  有个细节很值得关注。根据美国现行的税收体制,相较于联邦政府,州政府其实是相对独立的,不需要对总统负责,且拥有很大的自主管理权。而州政府对于参议院和众议院决策都有相当大的影响力。

  也就是说,争取到这些州政府,很大程度上争取到了两院的投票权,也就在很大程度上争取到了牵制特朗普的机会。

  当地时间11日,美国参议院以88:11的压倒性票数通过了一项决议,约束特朗普的关税权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相关部门和组织,在给其所在的参议院进行施压,绝不放任特朗普随心所欲,搞坏美国经济。”王辉耀说。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中国与芝加哥签署的这一系列合作计划,对于美国其他的州来说,无疑是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

  毕竟,对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相当不满的州并不在少数。通用、福特、戴勒姆、克莱斯勒总部所在的密歇根州,宝洁、克莱斯勒、美国电力所在的俄亥俄州,苹果、迪士尼所在的加利福尼亚州,都前后批评过特朗普激进的贸易政策。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