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打掉7个油耗子团伙:有民警遭捆绑虐打丢雪地社会

2018-07-13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热点资讯
原标题:辽宁打掉7个油耗子团伙:有侦查民警遭捆绑虐打再被丢雪地里从“油耗子”盗采原油卖给收油窝点,再转运到多个小炼油厂提纯,最后输送到大炼油厂非法加工

  原标题:辽宁打掉7个油耗子团伙:有侦查民警遭捆绑虐打再被丢雪地里

  从“油耗子”盗采原油卖给收油窝点,再转运到多个小炼油厂提纯,最后输送到大炼油厂非法加工成石油制品。

  历经六个月艰难攻坚,辽宁警方成功摧毁一跨辽、黑两省特大涉非法盗采、运输、加工、销售石油产品犯罪利益链条,打掉收油犯罪团伙7个、抓获团伙成员99人,查处非法炼油厂13家、查扣了大批涉案物资,涉案价值近20亿元。

  在案件侦破过程中,面对反侦查意识极强的犯罪分子,侦查民警付出了艰苦努力和巨大牺牲,不但在公路上遭遇4辆越野车前后夹击,更有侦查民警遭到犯罪分子非法拘禁,裸身在雪地中遭到毒打。

辽宁打掉7个油耗子团伙:有民警遭捆绑虐打丢雪地

  深夜冒出浓烟

  暴露“黑链条”

  一个普通的鞭炮加工厂为何时常冒出浓烟,又防护得如此严密?

  2017年11月29日,阜新市公安局内保分局得到一条线索:阜新市太平区水泉镇内一个小型鞭炮加工厂时常在夜间冒出刺鼻的浓烟。这个加工厂原本低矮的围墙被重新修筑加高到5米,并且有人在周围24小时看守。

  这个异常现象引起了侦查人员的关注。民警展开侦查发现,这个工厂在白天有货车运送大量黑色半固体物质进入厂区,在夜间冒出浓烟,随后有油罐车出入。

  货车运入厂区的黑色半固体物质,其实是与空气结合后的原油,而出场油罐车内装载的是经这个工厂提炼过后的石油半成品。

  也就是说,这个鞭炮加工厂其实是一个从事非法炼制和销售石油的地下窝点。

  这一情况被当地警方高度重视,迅速将此案命名为“11·29”专案,由阜新彰武县公安局主侦,内保分局配合侦办,目标是查清原油的来路、炼制后的去向,对盗窃、运输、非法炼制和销售石油的犯罪链条进行全面打击。

  揭秘涉油“黑链条”:

  4层级涉及两省6市

  这些原油从哪里来,经这个地下窝点炼制的半成品油又销售到哪里?是否还有隐藏的炼油地点?

  彰武县公安局成立 “11·29”专案组,抽调全局精干警力展开侦查。

  经过2个月的艰苦经营,一个涉及辽宁、黑龙江两省6市的庞大黑色利益网络初现端倪。

  该网络包含多个链条、多个层级,犯罪团伙从黑龙江省的大庆、哈尔滨、齐齐哈尔等地向辽宁省提供盗取的原油,输送到辽宁省的阜新、盘锦、锦州等地13处窝点内进行去杂质提炼,再以极低的价格贩卖给其他大型炼油厂经二次加工成石油产品,最后运送至黑龙江、山东等地销售。

  该利益链条在高峰时期通过非法手段每日盗窃、运输、加工、销售原油高达两千余吨,个别犯罪成员涉嫌非法经营已长达八年,获利上千万元。

  通过70余天的艰苦侦查,黑色利益链条彻底浮出水面:黑龙江地区的盗油犯罪团伙(俗称“油耗子”)利用开井、管道栽阀等方式盗窃原油,销赃到收油团伙设立的收油点;收油团伙通过汽运(袋装或暗罐)将原油运至辽宁,卖给非法炼油小厂,小厂经过初步炼化后将油再卖给大厂,经大厂炼制成成品油通过火车运往黑龙江、山东等地销售。

  整个系统分为4个层级,“油耗子”团伙为A层级,涉及犯罪嫌疑人43人;黑龙江收油窝点为B层级,涉及犯罪嫌疑人35人;辽宁小炼油厂为C层级,涉及犯罪嫌疑人21人;辽宁大炼油厂为D层级,涉及犯罪嫌疑人29人,共计128人。

  民警赴收油窝点侦查

  遭4辆越野车前后堵截

  为了将黑色利益链条一网打尽,辽宁警方抽调精干警力兵分两路展开侦查,一组警力赴黑龙江省与当地警方合作在源头进行侦查,固定证据,锁定盗油犯罪嫌疑人;另一组警力在辽宁省内逐个侦查炼油窝点,摸清大型厂区的具体情况、查明资金流向,锁定各团伙重点犯罪嫌疑人。

  参与在黑龙江侦查行动的白健介绍,今年4月的一天,他驾车在大庆市一收油窝点侦查,开车刚进入村子发现一辆货车停在路上,车辆无法通行。怕被人发现,白健马上掉转车头准备驶离。这时,对面一辆轿车疾驰而来,到跟前停下后,对方副驾驶摇下车窗。

  对方喊话,要求白健立即下车。因为会被对方盘问,白健没有听从对方指令,猛踩油门避开对方车辆,沿着小土路开出村子。而对方并没有放弃,而是驾车追来,并多次企图利用车辆将白健的车逼停。

  “为了甩掉后面的车,我车速保持在120公里左右,好不容易甩开了,结果两辆越野车又追了上来。”白健说,两辆越野车对自己穷追不舍,并不断故意撞击自己驾驶的车。当白健将车开到哈尔滨附近的高速路时,前方又出现两辆越野车堵截。

  共计4辆越野车前堵后追,白健一路连闪带避,还是成功甩开了对方。此外,侦查中专案组发现犯罪嫌疑人反侦查意识极强,收油团伙成员相互联系只用一部专用电话。在出车前,运油司机甚至要用探测仪对全车进行扫描,防止警方在其车上放置追踪器,大多数“油耗子”只通过对讲机联系团伙行动。

  侦查民警被捆绑

  站雪地里遭虐打

  1987年出生的阜新彰武县公安局民警宁阳从警8年,侦查经验丰富。2018年1月中旬,根据获得的线索,宁阳被指派到盘锦市展开侦查。

  “当时获得的线索是,一辆油罐车经常在盘锦一处偏僻的农村地区出没,背后很可能隐藏着与这件案子相关的炼油厂。”宁阳回忆,1月20日一早,根据油罐车出没的位置,自己和战友驾车尾随,当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车辆很容易被发现,宁阳决定下车步行对周围情况进行调查。

  走在路面上,宁阳已经很明显感觉到有异样的目光盯着自己。

  “你干啥的?”果然,一名男子出现在宁阳身后,一把拽住宁阳的肩膀,主动询问。

  “我就来附近看看,想在这边开个店。”宁阳随口敷衍,对方虽然没有继续盘问,但眼神中仍然带着警惕。

  按照事先的约定,同组侦查员将驾车来接宁阳。但走在街上宁阳发现有一辆微型面包车在后面跟着自己,速度很慢。

  宁阳走到路边一处加油站的时候,跟踪自己的面包车又换了一辆。

  “不好,可能被人盯上了。”为了不暴露侦查意图,宁阳没有和战友接头,而是选择在加油站附近徘徊。果然,面包车停下,有人追上了宁阳,并将宁阳抓住,用绳子捆了起来。

  “你到底是干啥的?”同时车上下来的其他人对宁阳进行了搜身,从身上找出了身份证。

  宁阳没有回答,随后遭遇的是一顿拳脚。随后,宁阳被戴上头套,按进微型面包车。

1
3